专访飞流CEO倪县乐:银河般闪耀的2014

专访飞流CEO倪县乐:银河般闪耀的2014。编者按:破立有道,不断成功转型后进军全球发行;借势而为,以ChinaJoy、GDC和WMGC为平台沟通海外;价值服务,手游发行市场大有可为。

“一些中国公司的名字很有意思,像众里寻他千百度的百度,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迅雷,这些名字虽来自于古代诗词,却又时刻体现着现代属性。飞流二字也是如此,它取自飞流直下三千尺,既表现了下载的速度感,又蕴含了水的属性,博大——上善若水,精深——水滴石穿。我希望我们的产品能够像清澈的水流,从云霄冲下,将最优质的体验带给我们的所有用户。”

当哪吒问起飞流办公室中为什么会有很多江河湖泊的名称时,倪县乐博士如是答道。很显然“飞流”的出现不是一个偶然的念头,而是一段深挖自身特质的思考。

不破不立的移动年代

“起初我们只有瀑布,海是去年新添上去的,因为飞流即将扬帆出海。”接着名字的话题,倪先生顺势将谈话引向了飞流正在展开的全球发行战略上,随着漫着香气的热茶,话匣打开了。

“最近两年是飞流海外发行的试探阶段,我们先后参加了韩国的G Star和美国的GDC。作为一个发行商,飞流需要参加这些游戏大会来了解当下游戏开发者的状态,因为与引擎公司、动画公司、推广公司相同,我们都是为游戏开发者服务的,认清这点非常重要。”倪先生顿了顿,抿了一口茶,接着说道,“你若想要做好服务,那你就要先选好正确的服务对象。飞流成立于4年前,那时还是塞班的时代,诺基亚还占有很大的市场份额,但仅仅1年多,塞班出现了大幅衰退。虽然飞流那时的主要业务都在塞班平台上,在安卓平台还是0,不过我们清楚的意识到,智能机的时代来临了,飞流要立即转型。”

决断下得虽早,但转战安卓平台的飞流却并不如意,在当时取得的成绩远不如机锋网、应用汇这样的新兴公司。“我们已经在塞班投入了太多的精力,没办法彻底的破,也就没办法彻底的立,在新窗口打开的时候,很难再成为队伍的第一名。”缅怀了一下过去,倪先生进而肯定的继续说道,“这是一个不破不立的移动年代,每当有新的窗口出现,你不仅要能抓住这个机会,你还要足够的大胆。所以一年后我们再次转型,坚决的跳到了当时没什么人在意的iOS平台,取得的结果不言而喻,看看如今的飞流即可。”

走向全球需要借势而为

“接下来我们会继续突破自己,像我之前提到的,让飞流走向国际市场,而这个计划我们会分两步进行。一是让带国内的精品走出去,这部分我们已经在做了,是今年飞流主要进行的任务;二是代理海外的游戏到国内来,这部分将安排在明年。这是很简单的两步,你可能要说像昆仑万维这样的公司,已经在国外发展的相当不错了,飞流就拿这么一个简单的两步走和人家比吗?当然不是。2013年是移动爆发元年,那些在海外做发行的公司大都是在页游端做得不错,提到移动游戏的话,大家布局的时机其实相差无几,都需要转型,而转型正是飞流的强项,所以我们的机会很大。”

“其次通过GDC等一些大会,我们发现全球的游戏厂商都十分关注中国市场,而恰巧飞流在国内做得还不错,我们会加强这种不错,让它变成非常好。我们会为海外厂商呈现最真实的中国市场,并让他们看到在如此纷乱的市场中,飞流的出色表现。这是一种借势,我们在海外推行本地化经营的同时,一定会做好国内的市场,让其反哺到海外的推广上。”

“还有一种借势就是ChinaJoy和WMGC,因为全球的游戏厂商都知道ChinaJoy。飞流成立后每年都会参加ChinaJoy,去年有了专门针对移动游戏的WMGC我们又主要参与WMGC,虽然可能参与的程度不深,但我们深知专业展会是提升自身影响力非常好的一种方法。并且今年与以往不同,飞流对WMGC做出了最大程度的支持,成为了WMGC连续三年的顶级赞助商,为什么?我们需要与ChinaJoy和WMGC这样国际化、专业性优秀的品牌活动建立长期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,就是想将ChinaJoy和WMGC的全球影响力转接到飞流身上。这种“借势而为”会省去我们很多宣传的精力和沟通的成本,比如今年飞流会在WMGC上公布我们最新代理的两款重度游戏大作,这就是非常好的一次曝光,可以让之后与海外厂商的合作便利很多。”

对中小发行商的建议

2014年被很多媒体称为“出海年”,然而这一步对于中小发行商来说似乎有些遥远,因为出海总是会需要很多的资金。中小发行商是否就此失去了发展的机会?倪先生并不这么认为。

“无论发行商的大小,归根结底就是两个字,服务。我们最近刚更新了飞流的注释,将原版中的‘专业’去掉并加上了‘服务’,最终定为‘全球移动游戏发行与运营服务商’,这就是一次意识的转变。”倪先生笃定说道,“中国今年至少有3000多款游戏产品上市,就算一个发行商一年能发行100款游戏,以目前大发行商的数量来算也远远不够。所以在市场的大小上,中小发行商根本无需担心,唯一要注意的就是你服务的价值在哪。”

倪先生继续说道:“这个服务的价值体现在整个发行的各个部分。一是渠道见长,我铺量铺得好;二是运营见长,我可以将游戏上线后的利益最大化;三是营销见长,我可以通过各种方式炒热产品;最后一个是资金见长,签产品时能不能给予研发商足够的资金,也是一种优势。作为中小团队肯定不能靠最后一个了,而其他三种只要做好了,能保证自己的服务有足够的价值,是完全可以立足并做大的。因为你要知道并不是所有的精品游戏都会被大发行商拿走,而且同类型的产品他们往往只会选择一款到两款,更多的优质游戏仍存在被你代理的机会。”

茶香渐渐散尽,与倪县乐博士的访谈也渐近尾声。飞流即将迎来它的第5个年头,一个标示着再一次破与立的年份,一个开始让世界认可中国移动游戏的年份,一个对飞流和众多发行商来说,即将如银河般璀璨,可以闪耀星空的2014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