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常听说的一句话是,游戏业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,不过EA公司CEO Andrew Wilson认为,在接下来的五年里,游戏业的变化比过去45年还要多。

  42岁的Andrew Wilson出生于澳大利亚,加入EA已经18年,担任CEO职位也超过了4年。在成功运营了《FIFA》足球游戏系列多年之后,他在前CEO John Riccitiello辞职之后六个月上任,但随后却发现,公司正在经历的恰好是过去35年来变化最大的时代。

  接任CEO的六年之前,也就是2007年的8月份,Riccitiello把所有的高管召集起来探讨公司的长期发展策略,他说,“我们在转型,在预见未来,未来会朝着数字游戏发展,未来的控制权会掌握在玩家手中”。

  随后的岁月里充满了喧嚣和挑战,改变公司的这个目标也经历了起起落落。如今,10年以后,Wilson更希望说的是EA的全新目标以及对未来的看法。该公司于6月10日在好莱坞举行的EA Play活动已经是第二届,主要是为了传递该公司“玩家至上”的精神,让玩家体验尽可能多的东西,这样他们可以提供有用的反馈。

  少数游戏占领玩家更多的时间

  在2017年的活动中,一个比较明显的现象是,被展示出来的游戏数量更少了,这也是游戏业内所有大公司的共同特点之一。

  Wilson说,“我们放出的游戏数量更少了,但和我18年前刚加入EA的时候相比,他们投入了更多的时间,通过更多的平台,而且用户量也增加了10倍以上。这是有原因的,我们觉得最明显的是,人们有基础层面的需求,比如空气、事物、水和居所,这些都是生活的必须条件。然后就是归属感、社交互动、自尊、克服挑战并实现自我价值。当你灌注整体的娱乐行业的参与度,,不管是电影、电视还是书籍,都是由这些需求所推动的。当你早晨起床的时候,希望讨论《纸牌屋》,或者是听最新的专辑,最终这些会成为你的生活习惯,但也仅仅如此。”

  “然而在游戏里,你可以与现实生活和虚拟世界进行互动,你可以获得这种成就感。当我们做游戏的时候,就是为了让玩家们获得好的体验,我们做解谜和挑战给玩家去克服,每次完成这些成就,你都可以实现自我价值并完成这个核心目标”。

  随着这样的游戏给玩家们带来的成就感越来越多,他们开始成为少数游戏的忠实粉丝,并且不断地获得新体验,这其实和我们在音乐领域看到的情形类似,100年前听音乐的体验是不连贯的,那时候的人们可能会穿上燕尾服出去听管弦乐或者歌剧。

  但如今,几乎所有的设备都可以播放音乐,很多服务还可以定制化和个性化推送我们喜欢的音乐,他说,“游戏也会向这个方向发展,曾几何时,游戏的定义是走到街角的街机店里玩《Double Dragon》,随后是坐在电视机前玩CD里的游戏,现在手游和VR出现了,生活中的任何东西似乎都可以带来游戏体验,游戏的种类也各种各样,各种不连贯的体验开始混合起来”。

  游戏可以连接现实与虚拟世界

  Wilson表示,EA仍会打造可以在80寸电视大屏幕上玩的游戏,或者可以在卧室地板上玩的全息游戏,举办4万人可以共同观看的电竞活动,但还会使用AI机器深度学习的方式,让游戏创造全新的体验,“但我们还会做其他事情,就像Spotify基于我的行为给我推荐音乐那样,我们会开始用这种方式打造游戏,游戏会把人们的现实生活和虚拟世界连接起来,这就是我们对未来游戏的看法”。

  最好的例子就是EA推出的《FIFA Ultimate Team》,该游戏把现实运动员的数据放到了游戏里,而且成为了近些年来《FIFA》系列最受欢迎的玩法,EA的工作室也在用同样的方式考虑为其他游戏带来新玩法。Wilson说,“如果数据不是来自职业运动员,而是你身边的人,会是什么结果?如果我们的2000万玩家每天都投入数万局Premier League游戏会怎样?当经理人开始关注社区在做什么的时候会发生什么?我们已经知道NFL职业队用我们的游戏数据思考他们选手的发展,足球俱乐部Man City使用《FIFA》在年轻选手中培养更好的足球IQ。一旦到了体验存储在云端而且可以同步到所有设备,你的体验就不在被某个设备的能力所限制,这个时候游戏体验就会发生变化”。

  未来五年

  2007年之后,EA推出了自己的ID系统,可以在所有设备同步游戏信息,最初专门为《战地》打造的寒霜引擎也开始运用到EA的所有游戏里。

  《战地》游戏截图

  Wilson认为游戏最根本的职能就是“在互动的世界里带来不可思议的故事”,而且他也在不断地让研发团队挑战多种方式实现这个目标。“当你有了一个数字平台和不断与玩家沟通的网络,有了一款引擎给所有设备带来内容,可能就会问,接下来要做什么呢?如果你想要打造一个新的《战地》体验并且把所有战争故事放进去会怎样?它是否会告诉你新奇有趣的个性化故事呢?”

  “我们公司有团队在尝试这些东西,接下来的五年里,我们将经历游戏业45年来前所未有的变化,这也是我在加入公司18年之后,仍然在游戏行业而且对它越来越兴奋的真正原因。当你在硅谷工作的时候,很快就会知道大多数的事情用的时间都会比你想的更久,但如果成功,也会获得意想不到的发展,我觉得未来五年,游戏业也会如此”。

  他说,“当年扎克伯格决定用Facebook连接全世界的时候,也并不是一夜之间成功的,他们首先是在哈佛大学的好朋友之间使用,随后一步步积累。所以总要有人开始做,我们不希望等着别人先做,我们会做的更多,越来越多的大公司都会尝试加速未来目标的实现”。

  EA全年净赚66亿 Bioware新IP将明年发售